独家战略合作|第二届中国互联网泛家装论坛-家

  • 更新:2017-07-05 16:09
  • 关注度:
私人定制装修公司_贵州名雕新概念装饰_贵阳装修公司排名前三高端品牌

独家战略合作|第二届中国互联网泛家装论坛-家装要素的有效组织1:家居行业的纠结

家装要素组织形式是我四年来在对家居电商、家装电商以及互联网泛家装发展研究基础上提出的一个新概念,它不但能够让我们从行业发展的历史过程来认识和研究我们正在经历的互联网化发展,而且更重要的是建立起一个贯穿行业发展历史的理论框架,能够让我们更好地从行业发展演化的逻辑中,探测未来行业发展的方向。

独家战略合作|第二届中国互联网泛家装论坛-家装要素的有效组织11:家居品牌与家装品牌之间的博弈

17. 施工要素的组织

终于要来谈谈家装要素中的施工要素了。

这是一个在谈到家装要素有效组织时不能不谈的话题,但是却又是一个十分难谈的话题,因为施工要素的组成,基本上20年没有改变过,即使在轰轰烈烈的互联网家装发展的当前,我们依旧严重依靠着由农民工兄弟组成的家装施工要素。

传统家装有诸多之痛点,但其中之一就是施工队伍的组织与管理。在工业化大生产时代,工业都进化到4.0了,可是家装的施工,依然是师傅带徒弟,依然是老乡带老乡,依然是夫妻搭档。没有规范的工艺,没有确定的组织,所有人们形象地把家装施工队伍称为“游击队”。

今天,不管是传统家装企业,或是新兴的互联网家装公司,我们的施工主力军,可能还是这些“游击队”。这不能不说是家装行业的尴尬。

一直以来,装修行业的仁人志士都在努力试图打破这种尴尬,而建立一种全新的施工组织形式。这种与施工“游击队”相对立的施工组织形式,我们又称之为“产业工人”。

人们很容易把“产业工人”与互联网家装联系起来。其实不然,自从有了装修这个行业,就开始有人考虑如何更加有效地组织施工要素。所以说,有关对家装施工人员进行统一培训,考试后统一上岗,让他们享受企业员工待遇,从而提升装修施工效率和施工品质的思考,早就有之。至少我在十几年前就参与过类似的思考。

但是,施工要素的规范化却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容易,这里不只是涉及到人们的经济利益,不只是简单的施工工艺培训,也不只是施工工艺规范化那样简单,它涉及到相关人员集体意识的改变,工作中人际关系的改变。所以说,这个“产业工人”计划更多的改变不是技术上的,而是社会性的。

所以至今,“产业工人”还更多是美好的想象。

然而,施工要素的有效组织实在是太重要了。

我们看到,在新兴的诸多家装要素有效组织的模式中,有一些是只对其他家装要素进行组织,希望避开对施工要素的组织问题。原因很简单:担心。对于没有经历过家装施工服务的人来说,施工过程实在是太复杂太可怕了!这项工作不如不做,不如让别人来做。我们自己只管做好其他家装要素的组织就行了。

关键是:这样行得通吗?第二个关键问题是:如果自己来组织施工要素,行得通吗?

互联网家装刚刚开始时,我当初也觉得只对主材进行有效组织(这里面也就包含了设计要素的组织)是可行的。但是随着互联网家装实践的发展,却发现其中的问题:现今阶段这种模式会被卡在定制类主材,如木门、橱柜等。这是运营层面的问题。比如说橱柜,运营中含有诸多方,有主材的组织者,有购买主材包的家装公司、有施工现场的工长和个人,可能还有橱柜厂家的人员。其间非常容易出问题,出了问题谁来负责?如果是由橱柜厂家的经销商来实施落地服务,则又可能回到了传统经销的老路上去,不但价格上不可能有革命性的优惠,而且还将饱受传统渠道与新兴互联网家装渠道“双轨制”的纠结。所以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定制主材的执行问题,还将是一个需要很多方面来共同探索解决的问题。

另一方面,从大家居战略来探讨主材组织与施工组织分离的问题:这里存在着另外一个问题:谁来帮着卖大家居企业的主材产品?一般来说,家装公司喜欢组织一线品牌主材来支撑其品质家装的品牌形象,但是大家居企业的主材组织中,可能除了1-2个品类是属于一线品牌外,其他品类的主材都是非一线产品。那么,除了你的价格足够低(实际上这一点也因为这些品类产品销量小成本也很难低下来,而且一线品牌产品组织的价格也已经很低了。),其他家装公司为什么要来兜售你的主材产品组织呢?如果是自己来兜售,其实已经回到了家装公司的模式上来,所缺少的,只是施工要素的组织了。

这就到了第二个关键问题:自己组织施工要素,行得通吗?

当互联网家装兴起时,传统家装批评互联网家装的最强武器,就是认为这些互联网家装的人士不懂家装,无法完成家装施工工地的交付。

其实不然。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为传统家装施工服务的和为互联网家装施工服务的,是同一批人,都是还处于“游击队”状态下的家装施工队伍。

另一方面,所谓新兴的互联网家装,其实也绝不是对家装一窍不通的互联网人士组织的。绝大多数情况下,创业团队内都有传统家装人员。这应该是比传统家装公司具有更加优势的一面:既懂家装业务,又具有互联网思维中对用户体验的更加关注以及更加有效的互联网管理手段。

如此分析,除了那些急于冒进的互联网家装企业外,互联网家装企业在施工要素的组织上,可能还有更多的优势,至少不输于传统家装公司。

如果大家居企业也能够合理地组织自己的创始团队,处理好创业团队与原来企业集团之间的关系,不是没有可能有效组织好自己的施工要素。

与频繁提出对家装施工人员进行产业化改造所不同的是,很少人认真考虑对传统施工组织中工长这个角色的改造。事实上,施工工长的产业化比施工工人的产业化更加重要。

首先,施工工长是施工要素的具体组织者。无论是传统家装或是互联网家装,其实绝大多数的施工任务都是承包给工长来完成的。其次,传统施工工长的效率是低下的,下料缺少科学的精准计算,工时效率也根本不去控制,对施工人员的管理依然主要靠关系;第三,工长本应该是家装公司与施工工人之间的纽带,但事实上工长所起到的作用,是将家装企业与工人基本上割裂开来。这使得家装公司要提升施工工人工作效率的可能变为0;第四,往往工长是传统家装中“增项”的罪魁祸首,不但家装公司的利益被工长侵占了,而且还极大地降低了用户体验;第五,可能工长的存在也是家装公司不能安心做用户口碑的一个主要原因,因为公司辛辛苦苦在工地做的口碑,结果成了工长的私单。

所以说,传统装修中工长角色的变革,可能才是施工要素组织的正确方向。

但是,改革了传统家装工长角色作用后,原来工长的工作,谁来完成呢?

首先,标准化的家装服务,为辅材的下料提供良好的基础。另外辅材供应链的形成,也为辅材精准下料提供了良好的保障;其次,移动互联网的应用,为施工工人的管理提供了良好的条件。未来的一个可能是,所谓的“产业工人”并不是家装企业的员工,但却是通过家装企业的施工管理工具链接到家装企业的施工管理体系中来。这是一种未来的施工管理组织形式,在这种组织形式中,似乎并没有传统家装工长的地位。

另一个对家装施工要素的考虑是:现在的施工工人越来越少,未来的施工工资会越来越高,好的施工工人越来越难找。唯一的出路,在于装配式装修。

其实我们对装配式的发展并不陌生。定制家居中的木门、橱柜和衣柜,开始都是现场打造,后来改成了后场制作现场装配。现在的装配式装修,只不过是将后场制作现场装配的对象扩大到其他品类,比如说瓷砖、墙壁天花的处理等。

装配式装修的发展,取决于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施工成本持续上升。但是我们看到持续工资上升的一个结果,可能却使有更多的年轻人进入到装修行业中来成为施工大军中的一员;二是装配式材料的成本不断下降,低到足以让人们对装配式装修产生兴趣;三是新型材料的创新和发展,使得家装消费者能够接受这些新型的装配式材料;四是家装消费的习惯也开始逐渐接受使用装配式材料的装修。

值得注意的是,装配式装修的发展一定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绝不会一夜之间装配式装修颠覆了现在的装修方式。

装配式装修也是一种新型的家装要素的组织形式,我们需要持续对其发展进行深入考察和探索。

(作者:唐人)

第二届中国互联网泛家装论坛

主题:家装要素的有效组织

论坛指导:中装协住宅装饰装修委、中装协厨卫委

主办方:中国建博会(广州)

承办方:家居建材智库、AMT咨询

特别支持:网易云燕

独家媒体战略合作:网易家居

媒体合作:广东广播电视台房产频道、人民网家居频道、四川新闻网财经频道、家具迷网、泛家居网

时间:2017年7月9日下午

地点:广州建博会

策划:唐人

嘉宾阵容:

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家装委员会秘书长 张仁

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厨卫工程委员会秘书长 胡亚南

齐家网创始人兼CEO 邓华金

大自然家居董事长 佘学彬

TATA木门创始人 吴晨曦

土巴兔联合创始人 谢树英

实创装饰董事长 孙威

博洛尼家居集团董事长兼CEO 蔡明

业之峰总裁 姚凤鸣

华耐家居总裁 李琦

我爱我家总经理 马自强

家装e站董事长 孟德

有住网创始人兼CEO 杨铁男

过家家创始人兼CEO 丁力

乐豪斯董事长 周新

瑞和家CEO 高亮

靓尚e家CEO 万雪冰

博若森董事长 左汉荣

贵州名雕新概念装饰,本土高端装饰品牌,六年保持零投诉零负面。全屋高端私人定制装修,畅享尊贵舒适生活。独立设计师一站式服务,工艺大匠铸就品质工程,终生管家贴心服务。一次成功的无忧装修体验,一生尊享的便捷无忧生活。